<rt id="4q2og"><small id="4q2og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4q2og"><center id="4q2og"></center></acronym>
<rt id="4q2og"><small id="4q2og"></small></rt>
<acronym id="4q2og"><small id="4q2og"></small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4q2og"><center id="4q2og"></cente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4q2og"><optgroup id="4q2og"></optgroup></acronym>
搜索 海報新聞 媒體矩陣

大眾網
全媒體
矩   陣

掃描有驚喜!

  • 海報新聞

  • 大眾網官方微信

  • 大眾網官方微博

  • 時政公眾號爆三樣

  • 大眾海藍

  • 大眾網論壇

  • 山東手機報

山東手機報訂閱方式:

移動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8000

聯通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58000678

電信用戶發送短信SD到106597009

首頁 >新聞 >國內新聞

又到一年求職季②:選擇“慢就業”的往屆畢業生,實現志向之前先“獨立”成長

2022

/ 06/24
來源:

大眾網

作者:

李子驕

手機查看

  大眾網·海報新聞記者 李子驕 濟南報道

  與“70后”“80后”不同,“90后”和“00后”大學生群體對于生活有更多想法,對于那些已經想好要步入職場的人來說,更理智的選擇顯然是“別管好不好,先找到再說。”與此同時,也有很多人選擇畢業后酌情調整人生規劃,逐步完善職業目標。于是,出國留學、慢就業的比例進一步提升。

  在他們看來,“慢”不是目的,在“慢”的過程中,認清自己內心的想法,加快自己獨立的步伐,找準屬于自己的“賽道”才是關鍵。

2022年考研報名 受訪者供圖

  即便曾經遠走高飛,到頭來還是得回國求職

  走出國門會是一個更好的選擇嗎?

  帶著這樣的疑問,2019年11月,劉然只身來到瑞典,成為了一名留學生。“我是2018年畢業的,本科讀的學校一般。因為我爸媽都是在當地的煙草專賣局工作,所以剛畢業那年,我憑借著應屆生的身份參加了煙草局的招聘考試,遺憾的是沒有考上。后來,聽說周圍的朋友有去國外留學的,所以我就跟爸媽商量了一下,說不定能闖出自己的一片天。”

隆德大學 受訪者供圖

  兩年多的求學生涯轉瞬即逝,不久前,劉然剛剛拿到了自己的畢業證書。“這里的一個學期是按半年來算,包括三個階段的課程,兩個月修完兩門課或者一門課。具體的課程內容是自己選,畢業之前完成學分就行。說實話,我高看自己了,好像沒提高多少,剛開始一直在適應英文教學,之后又是半玩半學的狀態。”

  雖然學習的是自己此前就接觸過的無線通訊專業,但看到自己的成績單,劉然心里還是沒有底。“剛開始來到隆德大學的時候,想著有機會的話或許可以留下來。現在看來,確實不太現實。一是自己能力太差,二是受疫情影響,回國越來越不方便,家人不太放心。最重要的是,目前的生活成本自己還無法承擔。”說罷,他跟記者算了一筆賬。“這趟留學花了家里好幾十萬,就光說機票,2020年回國往返才3200元,后來受疫情影響,最貴的時候直飛單程就要16000元。”不愿意繼續“啃老”的他,把曾經“遙遠”的志向又帶回了國內。

劉然拿到了畢業證書 受訪者供圖

  不得已拖延就業,期待考研能改變命運

  不是每個人都有家庭作為強大的后盾,張然心里比誰都清楚。

  考研,是麻痹自己的借口,寬慰父母的理由,更是人生的另一條出路。“一個師范大學畢業的學生,卻不想當老師,去找別的工作,專業又不符合。只能選擇考研,去深入學習自己感興趣的東西。”

  2020年畢業于天津師范大學后,張然一直在天津備考。“我想報考的上海外國語大學的英語語言文學專業,因為不是應屆生,每次考試還必須回到我的戶籍所在地,也就是鄭州。”2021年的那次考試,已經是她的第二次嘗試,最終還是以失敗告終。“我以為自己準備得很充分了,沒想到分數線那么高。”

  將近一年的生活里,林鳴的生活一點一線,一成不變。每天六點準時起來背英語,然后復習政治到中午。點外賣,吃飯,午休,接著是兩門專業課的網課,晚上做一套模擬題。有時不餓就不吃飯,也沒有人知道。“不想回家是因為害怕在父母身邊,說實話,他們想讓我在家里找份教師的工作,平平淡淡就好。但我不愿意在一個小地方待一輩子,我要出來闖蕩,過上自己想要的生活。”對張然來說,考研是能夠改變命運的一件事情,也是一種“逃離”的方式。

張然開始在朋友圈做代購 受訪者供圖

  實現志向是要付出代價的,在外生活不比在家里,吃穿住行都要花錢,為了不向家里妥協,張然開始在朋友圈做代購。“雖然賺的不多,但是我幾乎不出門,也沒什么大的花銷,足夠了。”最讓她頭疼的,是租房。“先是從宿舍搬到了大學城附近的房子,然后又搬到河西區,房價實在太高了。現在又搬到了津南區,雖然離市區很遠,但是便宜,2000多塊錢一個月,我跟合租的室友平分。”沒有社交,也沒什么娛樂活動,她說,下一次出遠門,應該就是自己回家考試。

張然搬家后看到的景色 受訪者供圖

  近年來,一些地方事業單位招聘規定應屆畢業生比例不低于70%,國有企業新增崗位招聘應屆畢業生比例不低于50%。在張然看來,越往后拖,考研的難度就越高,阻力就越大。“但我不后悔,前幾天,我找了一份臨時的工作,到幼兒園里代課,自給自足沒問題。好在離家近,這樣還能抽出時間看書。今年能不能上岸不知道,再拼一回吧。”

  發稿前,即將回國的劉然跟記者分享了一個好消息。“已經找到了一份還算滿意的工作,希望可以早日實現獨立。”

  (應受訪者要求 文中人名均為化名)

責編:孫翔

審核:丁厚勤

責編:丁厚勤

相關推薦 換一換
泌阳县人民政府